褚士莹 专栏:发现美丽新世界

2020-05-28
标签: 主页 > 驱动日报 >褚士莹 专栏:发现美丽新世界 >

1986年,一个法国的探险家「发现」了—菲律宾中部Occidental Mindoro西岸的Pandan岛,从此,这里就变成了潜水爱好者的天堂,到现在,岛上供应的还是法国菜。

如果在地图上看这个岛的位置,就会发现这个岛屿距离首都马尼拉有多幺近

既然菲律宾是一个如此人口稠密的地方,怎幺可能在现代,还有欧洲探险家像十四世纪的探险家发现新大陆那样,宣称自己「发现」一个全新的岛屿呢? 很显然的,这个所谓的「发现」,不是对菲律宾而言,而是对于这个不知名的法国探险家本人,或是对东方充满无知的西方世界。

我用这个故事,时时提醒自己

我对旅行的热情,不会发现一个全新的世界,世界一直都在那裏,无知的只是我自己而已,但是透过旅行,我却可以「发现」一个全新的自己,因为我要放弃所学所知,抱着白纸般的心,让自己被世界涂抹作画,我要透过unlearning,重新认识地球跟地球上的生命。

如果说旅行让我认识世界,NGO的工作,则让我从一个大众眼中的菁英分子,正视内心对自然、农事的回归。我从小的梦想是当农夫,可是台湾对教育的重视,却让我不得不走向成为一个对自己的生命没有热情的知识分子的道路,在这个每个人都想当专家,成为权威的时代,我却从古老的农业中,深刻认识到人远远比技术更重要的道理。

   

一个完全不懂农事的城市人,要怎幺用农业去感动语言、文化都完全不同的农人?

心理学中倾听的技巧,要怎幺用在倾听大自然,知道要怎幺帮助土地发挥力量? 一旦有了一点成果以后,又要如何藉着公益旅行,去感动原本不在乎的人? 这些都是学校没有教我的事,更糟的是,我开始发现过往对知识的学习,甚至开始阻挡我看清前方的路,于是我开始「unlearning」的探险旅程─抛弃所学知识跟旧的习惯,以成为一个接近自己所喜欢的人为目标, 停止跟其他人的竞争与比较,重新回到人生的原点,让自己在国外透过从事NGO的工作,重新回到当一个农夫的梦想道路上。

透过自省,在旧世界中出发去找寻新世界,是许多现代人共同的愿望

2 0 0 8 年开始, 英国着名的生意人「moneyless man」马克‧波尔(Mark Boyle)选择在不使用金钱的情况下,生活了长达18个月之久。他的书《无钱之人》在英国当地的盈余也都将会被用于他所创始的「自由经济社区」作慈善用途。这个所谓的自由经济社区,其实只是经济理论当中简单的供给与需求原则,根据这个原则,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别人的「供应商」。你帮助过的人也许不会直接回报你,但在你需要的时候,你也将会找到愿意顺手帮助你的人,这个生态系统是基于付出与回报的有机循环。

因为如此,我身边有越来越多的朋友成为WWOOF(有机农场义工会)的一员,藉着在有机农场一周帮忙20到30个小时,交换免费的食宿,也会因此学到很多原本需要付费才能得到的专业技能。类似这样的成功模式,已经有很多,这些都不是甚幺複杂的理论,毕竟关于这个世界的所有答案都摊在我们眼前,我们只需要抛下标準答案,具备享受「恐惧」的能力,就会发现全新的美丽世界。

阅读 (451) 评论 (673) 收藏 (861) 转载 (192)
相关阅读
数字游戏科技|走在荟萃|领域快报|网站地图 申慱906554网址哪去了 申傅太阳神怎么下载 申博免费开户官网 菲律宾申博代理开户 申博游戏客户端 申博sunbet官网充值 2016申博sunbet 手机版sunbet二维码 申博太阳神 sunbet金沙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