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工变难赚,波力公司改压宝运动体验财:亚洲唯一潜水饭店 冰球

2020-06-17
标签: 主页 > 宇宙访谈 >代工变难赚,波力公司改压宝运动体验财:亚洲唯一潜水饭店 冰球 >

代工变难赚,波力公司改压宝运动体验财:亚洲唯一潜水饭店 冰球

在台湾,一想到潜水,不是垦丁、东北角,那就是绿岛、澎湖等离岛,谁能想到在市郊的饭店里,竟然能够不用穿防撞、防寒的厚重潜水衣,只穿一般的泳衣、泳裤,就能在恆温摄氏30度、深度达地下7层楼的乾净水域中,来一场沉船或是洞穴的潜水大冒险?

近日在台中市就有这样一家亚洲首座潜水饭店开幕,名叫潜立方,拥有深度排行全球第三的潜水池,让纽西兰籍的自由潜水世界纪录保持人特鲁布里奇(William Trubridge)听闻后,主动来台体验,并在脸书称讚该饭店:「a real beauty(真美)」。

特别的是,握有这家潜水饭店 45%股权的最大股东,是全球市占最大的冰上曲棍球桿代工厂─波力(Bonny)总经理洪进山。为何这位有心悸、不适合潜水运动的企业主,会跨界投资潜水饭店?

波力超过 18 亿元的年营收中,有八成五都来自冰球代工,订单集中于美国 PSG 集团旗下的全球最大冰球品牌 Bauer Hockey,虽然代工毛利低,但洪进山靠导入碳纤维技术到冰球桿製程,创造每年达 25%的毛利率,并在 2012 年到 2015 年间交出每股税后盈余达 4 元到 6 元的成绩。

不过,订单集中在单一客户,正是波力最大的风险所在。它在 2016年 面临 Bauer Hockey 去市场库存、订单减量,前三季累计营收与净利较 2015 年同期分别衰退约两成与五成,2017 年初又遇上 PSG 集团重整出售的利空袭击股价。

洪进山早有警觉,从 2012 年开始规画从代工转型自有品牌。不同于传统砸钱打广告做品牌的思维,他把冰球代工赚到的钱,藉由「经营连锁运动场馆,让每个进来运动的人,自动认识到波力这个品牌」的方式,拉抬早年起家自创的波力碳纤维羽球品牌商品,一来能精準的接触到运动客群,二来投资也能够靠场馆收入逐年回收。

这就像是双北市府广建运动中心,一来有助于培养运动人口,二来能靠运动中心的营业收入,逐年回收投资资金外,并建立双北市府重视运动的正面形象。波力比双北市府多一项是,它会顺势卖自家产品。

洪进山的第一步,锁定在奥运拿下羽球金牌的中国市场,计画以一年一座的方式,在中国二、三线城市,广建二十座连锁经营的複合式羽球馆,目前斥资约 3 亿元、位于浙江的桐乡旗舰馆,预计 4 月底前就要开幕。

其实洪进山早年曾是台湾羽球国家培训队的国手,退役后,靠着卖羽球拍,存到第一桶金并创立品牌波力后,他先靠代工,直到找德国航空合作研发出碳纤维羽球拍后,才在 90 年代自创品牌波力羽球拍起家,目前在中国碳纤维羽球拍市场中,是年销可达两百万支的前四大品牌之一。

以他的出身、製造的产品,用羽球馆来拉抬羽球品牌,此举不难理解,但为何要在台投资潜水饭店?

这其实是潜立方执行长王景平的点子,这位台湾体育学院毕业、经营过泳池的潜水好手,是洪进山落实中国广建羽球馆计画时,从台湾找来兴建职业泳池的大将,2012 年,就是他向洪进山提出潜水饭店构想。

当时洪进山已经视经营运动馆为波力的「新本业」,他认为,潜水饭店是另一种形态的运动馆,而且台湾官方已经开始投资兴建国民运动中心,回台盖羽球馆反而陷入红海竞争,加上过去从羽球跨足冰球、抢进没人做的冷门市场反而致胜的经验,让他对潜水饭店这个新尝试,兴趣十足。

王景平回忆,双方谈30分钟,就敲定合资盖潜水饭店(王为首的运动馆协力厂团队,掌握潜立方股权约三成),洪进山唯一的条件,就是「盖好后,一定要义务提供给台湾潜水救难人员做培训使用。」

但,这一试才知道有多难,首先是建筑技术难度超高,他们找来义大利Y-40这家打造出全球最深达40公尺潜水泳池的建筑团队,规画出一座7层楼深,必须有多达2500吨的水才能填满的潜水池,透过独特的循环过滤系统,每月只消耗约一池家用浴缸的水,还能保持恆温,台湾施工团队面对前所未见的水压、过滤与防水挑战,很多建材与设备也须从国外进口。

甚至,为符合台湾强震频繁特性,外墙还要加厚达80公分才行。在当地建管单位眼里,这是座从没见过、连怎幺审核都不知道的特殊建筑,最后还由Y-40从国外派员来台根据国际标準来验收工程的。

当时洪进山已经视经营运动馆为波力的「新本业」,他认为,潜水饭店是另一种形态的运动馆,而且台湾官方已经开始投资兴建国民运动中心,回台盖羽球馆反而陷入红海竞争,加上过去从羽球跨足冰球、抢进没人做的冷门市场反而致胜的经验,让他对潜水饭店这个新尝试,兴趣十足。

王景平回忆,双方谈 30 分钟,就敲定合资盖潜水饭店(王为首的运动馆协力厂团队,掌握潜立方股权约三成),洪进山唯一的条件,就是「盖好后,一定要义务提供给台湾潜水救难人员做培训使用。」

但,这一试才知道有多难,首先是建筑技术难度超高,他们找来义大利 Y-40 这家打造出全球最深达 40 公尺潜水泳池的建筑团队,规画出一座 7 层楼深,必须有多达 2500 吨的水才能填满的潜水池,透过独特的循环过滤系统,每月只消耗约一池家用浴缸的水,还能保持恆温,台湾施工团队面对前所未见的水压、过滤与防水挑战,很多建材与设备也须从国外进口。

甚至,为符合台湾强震频繁特性,外墙还要加厚达 80 公分才行。在当地建管单位眼里,这是座从没见过、连怎幺审核都不知道的特殊建筑,最后还由 Y-40 从国外派员来台根据国际标準来验收工程的。

更难过的是钱关,对于这个超过两亿元的投资案,原本洪进山只打算投资顶多 500 万元,其余的八成资金可以借贷,但是因为太特殊,又是租地盖饭店,几乎没有不动产可以抵押,从头到尾都没银行愿意借一毛钱。

尤其经建筑团队调整设计图后,建造成本几乎翻倍,增加至少 8000 万元,一路增资下来,让波力这笔投资额已逼近一亿元大关。

不过,历经五年完成的潜水饭店,让洪进山学到兴建与营运专业,并建构完整团队,因此他打算把潜水设施纳入,成为中国运动馆的新特色;而台中这座潜水饭店,正是练兵的前哨站。

他敢这幺做,是看準中国运动人口正在扩张,两岸潜水服务市场快速成长。

在台湾,经营潜水证照业务的 PADI 亚太区经理刘丁透露,2015、2016 两年发照数都有 18%以上的成长;而中国,市调机构─智研谘询的统计,潜水服务产值从 2012 年后,3 年增 1.5 倍。

而且比起代工业务,无论是羽球馆或潜水饭店,都与健身馆一样,最主要的获利来源都在毛利率可达五成到六成的运动体验与课程业务上,是更容易赚钱的事业。

但不利的是,由于强调运动体验,走平价策略,回收期长。像潜水饭店,仅有 30 间房间,人均住宿单价为 1000 元,赚钱主力是潜水体验,但人均收费也仅约 2500 元,就算经营团队最终达成每年能吸引 3 万人次来潜水,创造出 7400 万元的年营收目标,仍然无法满足洪进山原本设定要在两年半回收的目标,目前最快也要花 5 年。

再者,过去健身、保龄球等连锁式主题运动馆,不乏经营不善而关门的案例,虽然洪进山懂得避开高成本的一线城市,再以「用市调确认方圆 20 分钟车程内,至少有超过 5 万名运动人口来支撑一座运动馆」方式,来过滤开馆地点,但时间拉长,包含运动风潮退烧等潜在风险就越多。显然在亚洲唯一潜水饭店落成之际,这家冰球桿代工龙头厂的转型挑战还很大。

阅读 (447) 评论 (944) 收藏 (903) 转载 (447)
相关阅读
数字游戏科技|走在荟萃|领域快报|网站地图 w66利来ag旗舰_亿游注册登录 赢咖2代_送彩金500的网站大白 金沙唯一3016_红宝石真人注册 bbin手机客户端苹果版_恒信娱乐主管 博成在线登录_澳门新濠app 金沙体育登录_518手机娱乐平台官网 库博体育主页_博亚体育投注 万利彩注册平台官网_彩博汇98100网址 葡京娱乐0267_大卫娱乐下载平台 豪牛娱乐注册_金鼎娱乐app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