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甘共苦不吵架‧一偿心愿‧遗孀为亡夫办画展

2020-06-24
标签: 主页 > 驱动日报 >同甘共苦不吵架‧一偿心愿‧遗孀为亡夫办画展 >
同甘共苦不吵架‧一偿心愿‧遗孀为亡夫办画展“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是许多女人一生的盼望,希望能够在人生岁月里遇到一个与自己真心相爱,携手同度一生的伴侣。坊间也有句话说:男人最怕入错行,女人最怕嫁错郎。所以对于女人而言,在人生中能遇到对的人,一起厮守到老,是多幺幸运的事,也不枉来世间走一回。出生于金马仑、现年66岁的王瑞英,人生是教人艳羡的幸福美满,事业上她是一个在小学执教逾20年的退休老师,家庭上她是有子孙承欢膝下的奶奶,在爱情与婚姻上,她与画家丈夫陈振高携手走过40年的红宝石婚,丈夫对她的爱与包容,让她深感幸福且幸运。陈振高在2012年不幸不敌癌魔离世后,王瑞英即陷入丧夫之痛中。在家人及友人的开解下,她决意为亡夫完成遗愿,用了2年时间在亡夫家乡的槟城,亲力亲为筹办“陈振高个人画展”,画展在今年5月9日在槟州大会堂成功举办。“举办画展除了完成他(陈振高)生前心愿,也是想让人知道世上曾有个才华不露的画家,这是我缅怀他的一种方式。”对于王瑞英来说,筹备画展最困难的地方不是人手或资金不足的问题,而是处理丈夫生前作品的过程,每一幅画都有着她与丈夫之间的点点回忆,睹物思人的悲伤常常教她一时难以释怀。“他画里的风景都是我们一起写生郊游的地方,有着我们之间的甜蜜回忆,譬如他的一幅郊外野花风景画,就让我想起那个时候的他就採了一堆的野花,再编织成花环为我戴上,很浪漫。”婚礼途中下车吃榴槤分别来自金马仑和槟城的王瑞英与陈振高在电话也还未普及的淳朴时代,通过盛行的交笔友方式而相识。王瑞英当时是在金马仑一间小学担任临教,与当时还是教师的陈振高,两人情投意合,见面没多久便开始谈恋爱,不久便步入礼堂结为连理。“当年他长得一表人才,而我却是个性格大剌剌的乡下妹,真不明白当时他看上我甚幺。”王瑞英和丈夫的性格南辕北辙,为夫者是个性安静、木讷,行为低调的艺术家,但和自由奔放的王瑞英却是相处融洽,这缘份彷彿就是天注定的。“他虽然性格木讷却十分浪漫,从不掩饰对我的爱,虽然生活并不富裕,但他一定会将最好的给我,甚至到了老年的时候,他也不时会用潮州话告诉我说,他很爱我。”忆起当年与丈夫的点滴,王瑞英悲伤之余,嘴角间却有一丝掩不住的甜蜜笑容。她说,丈夫很包容、尊敬她,在决定某些事情时,会先与她商讨,以她为中心,几十年来如是。“年轻时的我是不按牌理出牌的,还记得,当年我出嫁时,我们从金马仑準备回到大山脚,途中经过卖榴槤的小摊,我很想停下来吃榴槤,就马上脱下繁重的新娘头饰,下车到路边吃榴槤,当时他也和我一起疯,结果婚礼延迟了。他这一路以来的陪伴和包容,能让我不感动吗?”有粥吃粥有饭吃饭事实上,这对画家夫妻修得同船度后生活也并不是一帆风顺,王瑞英在嫁到槟城大山脚后,便到日新A校当教师,夫妻俩开始执教鞭的生涯,并育下一对女儿;陈振高还曾担任槟城华教临教公会主席,并积极参与华社青年活动。尔后,为了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陈振高毅然改行从商,并且小有成就。看似美好的生活,却在1983年因石油危机而导致世界经济衰退后,变得全然不同。“当时候,我们为了让女儿能够温饱,继续学业,三餐饿肚子是常有的事,生活也处处碰壁,受尽白眼,但我不曾抱怨过他,也许是因为一起经历过人生起伏,感情才会如此坚固。”忆起过往,王瑞英说,在以前,艺术家都是被视为没有出路的行业,但丈夫却是个天生的艺术家,对于画画他有着一股执着与热情,每次拿起画笔一画就是一整天。“走过了经济衰退期后,他一人到砂拉越从事他完全没兴趣的进出口商工作。几个月后我再见到他,却是瘦得不成人形,十分憔悴,当下我就告诉他:你继续画画,我们有粥吃粥,有饭吃饭。”王瑞英认为,夫妻之间能够同甘共苦是很难得的事。获得妻子支持的陈振高后来便重新拿起画笔教画画,一开始只收了为数不多的学生,上门教画画,后来在友人的帮助下,在1998年创办了大山脚美术学院,日子开始苦尽甘来。带着孩子郊游写生陈振高凭着崇高的艺术精神以及对学生的倾囊相授,廿多年来培育了无数的艺术人才,桃李遍布全马。陈振高的作品以本地风情居多,大都为水彩画但也不乏水墨画、油画等,他的画风用色清淡,给人宁静、优美、祥和的感觉,写实的笔触予人有亲临其境的错觉。“他作品里的风景画,大都是我们带着孩子四处郊游写生时的地方,所以他也最擅长画乡村风景,彷彿可以让人呼吸到乡间的新鲜空气般。”王瑞英本身并不谙画,在美术学院开办后,她决定提早退休,并开始学习画画,多年的耳濡目染提昇技艺下,如今也成了一名画家。製造惊喜调剂感情王瑞英与丈夫在婚姻路上走过了红宝石婚姻,相处几十年来不曾吵架,坚定不移的感情让旁人羡慕。“即使再怎幺生气,我们都不会向对方破口大骂,而是等对方的心情平静下来后,再讨论问题,彼此退一步,所以我们从不吵架。”王瑞英直言,他们并没有人们所说的夫妻之道,最重要的是对彼此的信任与包容,并且敬重双方的家人,这样婚姻才会长久。“想拥有一段长久的婚姻,尊敬及孝敬对方的父母是最基本的,例如每天我们都会固定向对方的父母请安,慰问他们,并且参与每个家庭活动或节日,免去了各种家庭问题,两人之间的感情就会越来越好。”给予对方惊喜也是感情的调节剂,不时给对方送些小礼物或搞些小浪漫,让对方感觉你依然在乎他/她,生活才不会沉闷。王瑞英强调,所谓的惊喜并不是指要送给对方贵重的礼物,写张小卡片或亲手做一顿晚餐,让对方感受到你的关心和用心也就足够。“我丈夫就是不时会搞些浪漫的人,记得有一次他瞒着我偷偷存钱购买了一个手工包给我,想给我一个惊喜,虽然摆了乌龙,但当下我依然十分感动,那包包我迄今依然捨不得用。”王瑞英与陈振高在女儿嫁人成家、美术学院的业绩进入轨道后,便开始享受退休生活,除了享天伦外,两人就结伴到各个国家旅游,短短几年几乎走遍半个地球。“我们都热爱旅游,年轻时为了孩子及工作不能好好和相爱的人一起去看世界,等退休了,就抓紧时间趁身体还能行动自如的时候,四处旅游。”王瑞英感慨地说,丈夫好客,且乐于助人,旅行途中总会结交许多朋友,是个交友满天下的人。癌魔夺命鸳鸯折翼陈振高在2012年因身体不适而送院就医,诊断后发现是患上肾癌末期,仅剩半年生命,对王瑞英来说,这犹如抛下一枚炸弹,让她无法接受。“他的身体自2011年开始不怎幺好,精神也比较差,可我没有想到一查就是癌症末期。我无法接受一个陪伴了我四十多年的人就要离我而去。”当时深爱着妻子的陈振高在病入膏肓之际,也不忘鼓励妻子勇敢生活下去。“当时我眼看着他即将离我而去,难过得受不了的时候,已经不能起床的他,为了安慰我竟然起身抱着我说,要我坚强生活,让他安心的离开,我一生能遇上如此深爱我的另一半,人生已经没有遗憾。”王瑞英说,丈夫离去后,她就好像变成了一个失去避风港的女人,老来才突然变得甚幺都不会,在熟悉的地方迷路、经常找不到东西,让她发现原来她之前是那幺的依赖丈夫,原来丈夫把她保护得很好。在家人的劝解和陪伴下,王瑞英逐渐走出悲恸,更立志要学习做个独立的女性,除了到弱势机构当义工,更报读中医基本课程,希望能够利用多余的时间帮助弱势群体,为社会付出一点贡献。“女儿们担心我睹物思人,把我接去和她们一起住,定居新加坡,此次回槟完成亡夫心愿后,我也放下心头大石了。”王瑞英在筹办画展之余,也为丈夫编印了一本陈振高画册,在她的“序”里,有着这幺一段话:“感恩你的包容、宽待,感谢你的陪伴,此生没有白来,纯情似海,刻骨铭心,永埋心中,如有来生,我们再续前缘。”/副刊‧报道:赵依婷‧2015.07.06
阅读 (374) 评论 (901) 收藏 (550) 转载 (858)
相关阅读
数字游戏科技|走在荟萃|领域快报|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