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路小白背后的真相:《黑暗网路》

2020-07-30
标签: 主页 > 驱动日报 >网路小白背后的真相:《黑暗网路》 >

网路小白背后的真相:《黑暗网路》 

杰米.巴特利特

译|廖亭云

  一九八○与一九九○年代,随着上网人口持续成长,心理学家开始感到好奇,电脑会如何改变人的想法和行为。一九九○年,美国律师暨作家麦可.戈德温(Mike Godwin)提出,Usenet的行为模式中有一条自然法则:「网路上的讨论持续越久,与纳粹或希特勒相似的机率就越接近百分之百。」简而言之,使用者越经常在网路上聊天,就越容易变得邪恶下流;而只要上网聊天的资历够长,邪恶就是必然。当今只要造访多数新闻报纸的线上留言板,便能轻易观察到戈德温法则。

  二○○一年,心理学家约翰.苏勒尔(John Suler)提出着名的「网路去抑效应」(The Online Disinhibition Effect),进一步说明网路行为的成因,他指出共有六项因素允许网路使用者忽视现实世界的社会法则与规範。苏勒尔的论点是,由于网路使用者不认识也无法看见交谈对象(对方也不认识或看不见自己);由于双方是即时沟通,似乎毫无规则也不须负任何责任;更由于这一切都像是发生在另一个现实,网路使用者会做出现实生活中不会出现的行为,苏勒尔称之为「恶性去抑」(toxic disinhibition)。

  其他的学术研究结果显示,百分之六十五至九十三的人际沟通属于非语言类型:脸部表情、语调、肢体动作等等,简单来说,人类大脑经过数百万年的演化,会下意识地注意到这些提示,因此人类能够更有效地解读彼此和产生共鸣。然而透过电脑沟通时,上述的提示并不存在,导致沟通变得抽象而没有判断基础,又或者正如网路漫画《一分钱电动游乐场》(Penny Arcade)所述:「大网路蠢蛋理论:正常人+匿名+观众群=彻底的蠢蛋。」

  对付网路小白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取消匿名制度,强迫网站或平台规定使用者以实名登入,当然这幺做无法完全遏止网路的恶劣风气,但至少能促使小白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也许还能提醒小白在攻击他人之前三思。然而取消网路匿名也有其缺点,匿名并不是专为保护网路小白而出现的当代产物,而是让大众在必要情况下,能够诚实以对、敞开心胸、且不需暴露身分,放弃匿名会是极为冒险的做法。

  摆脱网路小白的同时,我们也可能会失去其他重要的事物。犯罪、威胁、骇人、以及讽刺之间的分界非常细微,像老霍本这样的网路小白,确实偶尔能透过他的嘲讽,让大众一瞥社会自负的一面,也暴露现代生活、道德恐慌、或是二十四小时戏剧性新闻文化的荒谬。

  有一派网路小白叫做「安息悼念小白」(RIP memorial trolls),专门锁定近期过世人物的网路悼念页面,攻击在该页面发表讯息的网友。根据以网路小白为博士论文主题的学者惠妮.菲力普斯(Whitney Phillips)指出,这群小白的攻击目标是「悲痛游客」:与死者在现实生活中毫无交集、根本不会因为死者过世而感到哀痛的网友,「安息悼念小白」还公开表示,悲痛游客烦人又假惺惺,活该被当作攻击目标。

  美国同性恋老黑协会(GNAA)经常发表荒谬的新闻故事,希望懒惰的记者前来抄新闻,常见的手法则是:一则来自GNAA的文章指控有黑人在飓风珊迪来袭之际洗劫民宅,偷窃主流媒体曾大肆报导过的知名宠物。这个小白社群一致公认,「现实中」的引战霸主就是美国喜剧演员史提芬.荷伯(Stephen Colbert)以及英国喜剧作家克里斯.莫利斯(Chris Morris),两人都因为专门戳破政治人物和名人过度膨胀的自尊心而声名大噪。

  闹板资历十年的查克自称他的所作所为也都有价值和目标──「为大众利益引战」,以揭开社会上虚伪又愚昧的一面,他甚至创立属于自己的複杂信仰,花费数年时间化零为整,将其用作一种引战工具,并称之为「自动道德劝说时光旅行实用主义」,结合幽默、物理、以及源自其他宗教的元素。查克用这套方法对其他宗教与政治团体引战,「这种障眼法屡试不爽,对方根本不知道该不该认真看待眼前的东西──没有办法判断哪里是笑点、哪里又是真话。」这套战术不仅高超──而且出乎我意料的──对当代神学理论辩证产生显着影响。

  儘管许多网路小白都只是穷极无聊、想惹事生非的青少年,也有部分认真的小白似乎是广义的自由意志派,认为生活在自由社会的条件之一,是理解所有思想都可以受到挑战或奚落,而且对自由表达权的最大伤害,就是对惹恼或冒犯他人有所顾忌。网路小白打从网路诞生之时就已存在,正说明了许多人都有探索人性黑暗面的欲望,我访谈过的每一位网路小白都表示自身行为并不奇怪,一发现界限就燃起挑战的欲望,这就是人性。

  然而挑战极限的概念并不是完美无瑕,反而会成为不顾后果霸凌及威胁他人的正当理由。我问查克是否有玩得太过火的经验,他点点头后说:「有啊,我想应该有几个人被我闹到不想再上网,其中一个还精神崩溃了。」他觉得自己对此有责任吗?「那时候我觉得才不干我的事—我们这些人都知道自己在做什幺,但是现在我没那幺肯定了。」

  老霍本则较为坚定:「我的攻击目标都是精挑细选,全都是活该的家伙。」不过小白的攻击目标并非总是有钱、有势的名人,更常见的受害者反而是像莎拉这样弱小的菜鸟,毕竟这群人是最容易攻击的对象,而看板/b/的匿名使用者之所以盯上视讯女郎,是因为她们的相片与讨论串广受欢迎,比一般的/b/板使用者讨论串更受瞩目。

  最后,老霍本选择和/b/板站在同一阵线:「你会公开自己的照片然后放上网路吗?那为什幺她要这样做?我不是想教训她,但她必须为自己负责。」查克则是对莎拉的事件感到不安,不过最终还是得出以下结论:「她还是不该做出这种事,虽然结果对她太残忍了。」

  对我而言,人肉搜索莎拉就只是残酷的恶行,而这群恶人只用蹩脚的理由辩解:「今天晚上那个蠢贱人说不定学到了短短人生中最重要的教训:在网路上公开自己的裸照会是你一辈子都忘不了的蠢事。」我很确定莎拉绝对学到了痛苦的一课,但这仅仅是「生活崩坏」的副作用之一而已:

匿名发言:

我就是道德魔人

但我觉得疯狂肉搜莎拉又不会怎样

好玩而已嘛

生命之树的顶端才不是爱:是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

  不论这群网友的动机为何,即使是从他们最恶劣的行为,网路小白身上也有值得我们学习之处,引战是一种包山包海的概念,从/b/板恶霸到业余哲学家,从轻微的无礼行为到犯罪手法,都是其中一环。我们对于在数位世界得到肯定的渴望日渐增加,因此越来越多人开始在网路分享自己生活中最隐密、私人的一面,而分享对象经常是彻底的陌生人。自己的喜好、想法、目的地—我们在网路分享越多个人资讯,就越容易成为攻击对象,网路小白也越有机会藉题发挥。

  儘管社群媒体网站的控管更加严密,引战行为仍然没有减缓的迹象,毕竟从一九七○年代中期,引战钓鱼就是网路生活的主要特色,只是从小众社群电子通讯交流中意外的少数行为,进化、突变为近几是主流的现象。对于查克这类的引战高手而言,引战钓鱼从一门创意十足的艺术堕落至随机恐吓及霸凌,确实令人心灰意冷,但是他们绝不会因此罢手。

  无论我们是否欣赏,引战钓鱼都是当今网路世界的特色,既然现代人大部分的生活都建立在网路之上,网路小白也许有助于我们认清这种生活型态的危险性,提醒我们要更加谨慎、更加厚脸皮。也许有一天,我们会为此感谢网路小白。

(本文为《黑暗网路:匿名地下社会的第一手卧底调查》部分书摘)

书籍资讯

书名:《黑暗网路:匿名地下社会的第一手卧底调查》 Dark Net: Inside the Digital Underworld

作者: 杰米.巴特利特(Jamie Bartlett)

出版:行人

[TAAZE] [博客来]

阅读 (251) 评论 (991) 收藏 (308) 转载 (840)
相关阅读
数字游戏科技|走在荟萃|领域快报|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